【转载】AED的应用和急救知识普及的立法
良奕网    2014-01-09 22:36:19    文字:【】【】【
 
姚津剑1  黄航2   吕传柱 1    
1、海南省人民医院急救中心
 
2、中国急救网
 
    2010年7月31日海南省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新颁布的《海南省红十字会条例》
,条例不单重申一般性的红十字会条例,尤为关键是第十四条:
 
“1、县级以上红十字会可以设立固定的红十字卫生救护培训场所,配备必要设施,组织
开展群众性卫生救护培训和防病知识的宣传普及。
  2、县级以上红十字会可以在机场、港口、车站等公共场所配备符合国际标准的自动体外除颤器等急救设备。 
3、矿山,建筑施工,危险物品生产、经营、储存、使用等易发生意外伤害的行业和教育、旅游、公安、交通运输等公共服务行业和单位,应当联合红十字会,加强对其从业人员进行现场急救技能的培训,提高紧急救护能力。”
  条例自2010年10月1日起施行,条例的施行开创我国首次将AED公共化安装和急救培训立法先河。
 
法律蕴育于不同的社会和时代,适合于不同的社会环境,但公民的安全始终是至高无上的法律,这一法理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坚若磐石。所谓人的法律,是生活的一种强制性秩序,使生命、家庭、社会和国家在平常和突发事件中安全平稳。
从这个意义上阐述,法律是最大的善良。法律是社会层次的规则,法律的基本善意是让公民尽可能的安全幸福,
它的生命不是逻辑而是经验。而经验来源于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
  急诊医学疾病谱不断变化的当今,突发事件的抢救已不再是急救学科所凭一己之力所能解决。突发事件的妥善处理不单需要医学,还需要政府的投入和社会的配合。较为突出的例子是心脏骤停,美国每年有25万人死于院外心脏骤停[1],而我国目前的死亡人数约为178万(2010年胡大一12届中国南方国际心血管病学术会议)。原因不单是它的不可预见性和突发性,更棘手的是心脏骤停要求抢救的即时性和现场性,已成为世界性的急救难题,也是目救援机构院前急救的盲点。发达国家通过立法建立现场急救体系包括AED(Autom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or, AED)的公共场所的配置及社会化普及急救知识和技能培养合格的第一目击者,使得现场心脏骤停的生存率有了革命性的改善[2, 3]。 法制的介入和立法的速度是美国成功的经验[4, 5]。1994年伦纳德(Leonard)教授提出在公共场所应用AED的概念。三年后,AED专家组发表“关于公众电除颤”的倡议,建议使用AED的人员应扩展至非医务人员。同年,美国国会与美国心脏学会(AHA)共同立法,取消非专业人员不能使用AED的法律约束。
1999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认可AED非医务人员使用,其间好心人法(Good Samaritan laws)积极提倡第一目击者应用AED进行心肺复苏,1999年3月美国红十字会将AED使用纳入的新心肺复苏培训内容,以便在突发事件的现场受训第一目击者能在AED的帮助下进行高效的急救。至此,AED成功的从医院完整的走向了社会,为它在心脏骤停的现场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奠定扎实的基础。
2000年美国时任总统克林顿呼吁AED在公共场所和民航飞机安装,并致力于推动AED的全美立法,最终于2000年形成法律条款。相关法规规定,凡人数超过万人的公共场合,必须配备AED。
2002年美国国会也出台了公共场所设置AED的法案,且鼓励私营公司购买AED及派雇员参加培训。同时给予3千万美元联邦基金用于AED公共场所的配置和AED介导心肺复苏模式的培训,部分州政府也匹配AED社会化安装的预算。到2004年,全美各州已基本完善了AED公共化配置和使用立法工作,实现了全国范围内AED公共场 的社会化覆盖。同年美国联邦航空局要求所有的国内航班必须安装AED同时对乘务员进行AED介导心肺复苏的培训,4年的时间内美国所有的州完成了AED立法、公共场合的部署、社会化的心肺复苏培训,应用AED的心肺复苏遍布社会的每一个公共角落。
2007年美国国会立法将6月的第一个星期天定为心肺复苏和AED急救意识宣传周,目的是呼吁政府部门增加AED在公共场所装备密度和范围,督促当地政府要求红十字会提供广泛的心肺复苏、AED培训和鼓励群众参与该项培训活动,虽然心肺复苏的仍存在诸多悬而未决的难题,但是AED的使用和急救知识大众化普及是被多机构、多学科、多国家的专家所反复共识的基本核心内容。
2010年10月美国心脏病学会和欧洲复苏协会相继颁布最新的心肺复苏指南较2005年美国的指南相比,进一步着重强调AED和急救知识普及在不同层次和不同年龄心肺复苏的关键性和救命性[6-11]。经过历时10年的实现AED公共场所应用从无到有、从有到立法、从有到全国化普及,在法律构架错综多样的美国实属先例,AED公共化安装和使用堪称美国立法典范之一。他们在创造立法典范的同时也享受着立法带来巨大回报。美国心脏协会数据显示AED相关条例立法后,AED每年至少可以挽救20000心脏骤停的生命,而广泛的AED的部署和急救培训多达50000心脏骤停的病人。
在高危的公共地区学校、运动场、机场、交通中心和赌场已经挽救无数人的生命[12-16]。拉斯维加斯的饭店和赌场AED
使得急救存活率从14% 显著提高到57%,尤其是3分钟内除颤生存率达到74%[17],在配备了充足数量AED的美国大城市,该成功率已显著提高,从5%提高到40%。而这一切源于美国立法的坚决,立法的决心源于AED介导的心肺复苏作为一种最为经济的心脏骤停救治手段在急救安全性和有效性方面未受到任何质疑[18, 19],更源于社会法律体系对生命的尊重,美国在法律的支撑下向世界证明了AED走出医院,走向社会化才使它发挥最大的急救作用。是急救的成功范例,是一个值得急救立法较为欠缺发展中国家学习的成功经验。
  而我国,马季、高秀敏、侯耀文、王小波这些著名的事例他们也许不具备统计的代表性但具有作为样本参考价值,就像一滴水可以反射出太阳五彩的光辉,他们是我国心脏骤停现状的缩影可以反映出我国心脏骤停的救治现状。
2006年由阜外医院牵头“十一五“攻关项目的研究结果显示,我国每年心脏骤停为54.14万人这一数据随着生活节奏和压力的增加还在不断的增加,其中90%发生在医院外,而我国院外心脏骤停生存率不到1%(数据来源于中国医师网)。在医疗急疗急救条件好的上海市医疗急救中心,1998和1999年两年内出救护车抢救猝死和心脏骤停者8749例,现场复苏成功105
例,最后康复出院仅2例。基于院前急救心脏骤停救护死亡率近乎是100%。这些著名的样本和不完全统计的数据说明心脏骤停的问题可能比我们统计的结果严重很多,显得应用AED的新型心肺复苏模式通过立法走向社会的紧迫性和必要性。
我国目前仅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0年上海世博及广东亚运会等重大活动的场所装配AED并对相关的工作人员进行现场的急救培训工作,国内公共场所仅有北京奥运会会场和首都机场配备有一定密度的AED,AED零星安装和急救培训仅仅为满足大型活动和重要场所的需要,以AED为特色心肺复苏模式的现场救体系的构建显得微不足道,更为重要的是两者都缺乏法律的保障。
令人欣喜的我们迈开了第一步,虽然这一步有些被动,幅度有一些细小。却乏法律保障AED心肺复苏的应用和急救资质认可,会造成出现急救医疗纠纷的尴尬。美国经验告诉我们急救立法的重要性,建立国家和地方的急救法规,改进和规范急救体系的有效性。促使我们深信坚决的走下去才是出路,尽管存在一边走一边调整的可能。只有立法才能让政府引起重视增加投入,让社会民众主动参与;只有通过立法也仅有立法督促现场急救体系高效的构建,也为其他急救立法起到积极的示范作用和促进作用。
  守一而制万物者,法也。对于规范人们的行为,保障社会和生命的安全,它的意义在急救领域远大于医学本身意义。立法不仅可以妥善解决急救的难题,而且能巩固解决的成果。借助国外成功立法经验布置高效的现场急救体系是弥补我国与发达国家急救差距最快捷有效的发展模式。
海南省新修订的红十字会条例是国内首次通过立法要求AED的公共场所的配置及社会化普及急救知识和技能,同时对培训合格人员的资质进行法律认可,是中国急救历史上的第一次,是中国急救立法的第一次,是中国现场急救体系立法强制性的构建的第一次,是AED在法律保障下走向公共场所的第一次,是目击者急救资质法制化认定的第一次,让原有的院前急救体系进行大胆的延伸,延伸到事发现场,第一时间第一地点对突发事件的患者展开现场高效急救,科学的体现急救医学行业特性。海南省新修订的红十字会条例将原本孤立急救功能单元合理的衔接,构成一个满足现今社会需要而经济的大急救体系,即社会——红十字会——医院。从生命链的角度对急救体系重新设计和改造使之更符合现代急救医学疾病谱的需要,即原有模式:从救援机构院前急救——院内急救——重症监护治疗,过度到新的急救模式:
社会现场急救——从救援机构院前急救——院内急救——重症监护治疗。将先进的急救理念合理的法制化、区域化和中国化。
新修订海南省红十字会条例是社会主义以人为本和生命至上的急救精神的彰显,也展示海南社会、医务工作者对省内民众和来岛游客的最大善意。充分体现海南急救体系优越性和前瞻性,展示我省急救医学与时俱进和开拓创新时代特点,完善的现场急救体系将成为国际化旅游岛的比较优势,是对国际化旅游岛建设的一次有益反哺。
海南作为中国的窗口城市之一以开拓者的姿态向国际社会展示改善我国不发达的急救医疗体系的愿景。
立法意味着执行力度的彻底、执行高度的置顶、执行态度的权威。它远比单纯医务工作者的呼吁和政府的提倡更加顺畅有效,先进的急救体系构架需要法律保障,如同社会发展和文明进步需要法律保障。同时我们更希望海南省红十字会关于
AED和急救培训的法规能促进这一条例全国性立法,以此推动国家的AED和急救培训的立法及带动相关急救法律的立法,
规范的急救立法是急救从业人员望穿秋水的集体渴望。

 
 
1. Van de Velde S, Heselmans A, Roex A, Vandekerckhove P, Ramaekers D, Aertgeerts B: Effectiveness
of nonresuscitative first aid training in laypersons: a systematic review. Ann Emerg Med 2009; 54(3):
447-57, 457 e1-5. 
2.Weisfeldt ML, Sitlani CM, Ornato JP, et al.: Survival after application of automatic external defibrillators before
arrival of the emergency medical system: evaluation in the resuscitation outcomes consortium population of 21 million. J Am Coll Cardiol 2010; 55(16): 1713-20. 
3.Sayre MR, Cantrell SA, White LJ, Hiestand BC, Keseg DP, Koser S: Impact of the 2005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 and emergency cardiovascular care guidelines on out-of-hospital cardiac arrest survival. Prehosp Emerg Care 2009; 13(4): 469-77. 
4.Aufderheide T, Hazinski MF, Nichol G, et al.: Community lay rescuer autom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ion programs: key state legislative components and implementation strategies: a summary of a decade of experience for healthcare providers, policymakers,
legislators, employers, and community leaders from the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Emergency Cardiovascular Care Committee,
Council on Clinical Cardiology, and Office of State Advocacy. Circulation 2006; 113(9): 1260-70.
5.Newman MM, Mosesso VN, Jr., Ornato JP, Paris PM: Law enforcement agency defibrillation: position statement
and best practices recommendations from the National Center for Early Defibrillation. Resuscitation 2002; 54(1): 11-4. 
6.Kattwinkel J, Perlman JM, Aziz K, et al.: Part 15: neonatal resuscitation: 2010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Guidelines
for 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 and Emergency Cardiovascular Care. Circulation; 122(18 Suppl 3): S909-19. 
7.Berg MD, Schexnayder SM, Chameides L, et al.: Part 13: pediatric basic life support: 2010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Guidelines for 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 and Emergency Cardiovascular Care. Circulation; 122(18 Suppl 3): S862-75. 
8. Cave DM, Gazmuri RJ, Otto CW, et al.: Part 7: CPR techniques and devices: 2010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Guidelines
for 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 and Emergency Cardiovascular Care. Circulation; 122(18 Suppl 3): S720-8. 
9.Travers AH, Rea TD, Bobrow BJ, et al.: Part 4: CPR Overview: 2010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Guidelines for 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 and Emergency Cardiovascular Care. Circulation; 122(18
Suppl 3): S676-84. 

9.

浏览 (5605)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文章正文
 
 
 
联系电话:021-54185810
手机电话: 13501720605
邮 箱: xuhuil1947@126.com
网站总监:徐惠梁
 
 
卡通图片
当前位置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自定内容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6 良奕网 技术支持雨宸网络 
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