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难忘医大学习生活
良奕网    2017-08-28 04:48:43    文字:【】【】【

徐惠梁

19779月,我港区卫生站同事小顾从市二医院下厂组开完会回来跟我说,市二医院七二一医科大学(在我们临毕业时改名为南市区七。二一医科大学)招收二年制全脱产的内科提高班(后改为医疗专业大专班),你如想去就跟站长老汤说说。我跟站长说了,他同意了,给我报上了名。隔了一段时间,市二医院来电通知我去笔试。我准备了一天,将在市二医院工人医生培训班的课堂笔记看了几遍。我到了市二医院,下厂组医生把我带到医大办公室(当时区里招收入学考已结束),医大老师给我试卷,我一个人花了一个多小时做完了试题。记得其中有一道题目,给你一血尿患者的尿常规报告,叫你分析他可能患的疾病。由于前半月在医院下厂组听过关于血尿的诊断与鉴别诊断的讲座,结果我答得很顺利。半个月后我有事去市二医院,碰到门办张秉松主任,他对我说,你这次考了第一名,你肯定能录取。12月初,我接到录取通知,到医大报到,开始了二年的七。二一医大学习生活。
       1977年正值文革结束不久,全国百废待兴,各行各业急需人才。我们这届医大班主要招收的是南市区一、二级医院的医护人员(他(她)们都是7072届中学毕业生,后在南市卫校中专学习三年,干过几年临床),少量招收厂矿企业医务人员(这届仅招收来自上港四区卫生站的我和来自上塑六厂医务室的顾红同学二位)。同学们医学专业知识都比我们强,我与顾红同学之前只上过半年工人医生培训班,学习上的困难可想而知。

当年南市区七.二一医科大学的办学条件较简陋,但老师们发扬艰苦奋斗精神努力把学校办好,为学员创造尽可能好的学习环境和条件。七.二一医科大学设在上海市第二人民医院,我们五届医大班的教室在市二医院门诊部二楼的一间大教室。师资以市二医院的老师为主,又吸收南市区各区级医院的各科主任作为兼职老师,病理课(包括病理生理和病理解剖)由第二军医大学病理教研室承担。医大的校长是王芝灿老师(他是第二人民医院的党委委员),兼讲授高等化学和生物化学;教务主任是杨听之老师,他兼讲授医学微生物学和免疫学;童寿康老师(他是市二医院医务科长,后任市二医院业务副院长)讲授神经系统的解剖与生理,王浦珠老师讲授泌尿系统解剖与生理,班主任张时愚老师讲授运动系统等多个系统的解剖,医院中心实验室黄安铭老师讲授药理学,讲授英语的是一名姓赵的女老师。病理课(包括病理生理和病理剖)由第二军医大学病理教研室担任一事,杨听之老师功不可没。当年他到卫生局医教处多次争取未果,后直接到二军大病理教研室才争取成功,使我们这届的教学质量提高一大档次。医大班使用的是大学普通班的教材。

.二一医科大学以前曾办过三届。我学习期间,医大有五届医大班和四届医大班(四届医大班是三年制,比我们班早开班一年,学员全是来自南市区医疗机构的公勤人员或劳保单位的一线工人,故老师们喜欢将四届医大班成为工勤班,他们班学员原来都没有接触过医,基础较差,在该班学习一年半时,市里举行过一次统考,成绩差的一部分学员退回原单位)二个班同时在校学习。记得当年大学普通班的《药理学》教材较简单,药理老师黄安铭老师就基本不用那教材,自己收集了许多国际国内药理学的最新资料给我们讲。我们每次记笔记,听课时注意力需高度集中,稍不注意,就漏掉一段内容导致前后内容连不起来。医大需学习有机化学,我们班的同学大多是7072届中学毕业生,中学几乎没上过什么化学课,学习有机化学时他们都感到很吃力。我主动帮大家辅导,把有机化学的基础部分的分子结构一个一个写在纸上叫大家识记并默写,使大家能较好掌握有机化学基础的分子结构,最后全体同学都较好掌握这门功课,全部通过课程的考试。我在班里年龄在男生中最大,同学们都很尊重我,把我视为老大哥,同学们思维都比我活跃,我也从大家身上学得不少东西。
      学习医学需记忆的内容特别多,每门课有阶段测验,课程全部结束了又有一次总的考试。由于内容很多,不容易记。每一次考试前,提前半个多月我就设法梳理教材和所记笔记上的内容,用我们医务室写门诊病史的附页,或用A4纸一折成4,把梳理的内容,用很小的字写在上面,正反面都写。一般一门课程总复习梳理后整理出的内容用2A4纸正反面即可写下。当时我住港区单位宿舍,每天去医大上学,要骑自行车到轮渡站乘轮渡再骑到市二医院。轮渡15分钟左右一班,等轮渡的时间加上轮渡在黄浦江上行驶的时间共有20多分钟。我每次把这段时间都利用起来,看整理出来的内容,而且我发觉这段时间看的东西记得特别牢。考试前二三天我会在教室里找一角落,中午休息时间我会躺在一长凳上读和背我梳理后整理出来的东西。徐鸿文同学是72届中学毕业生,上过南市卫校中专,人很聪明,记忆力又好,他知道我每次整理出来的东西都是精品,干脆自己不复习,在我复习背诵时,拿一长凳躺在我的旁边闭着眼睛半睡半醒地听我背,还美其名曰弥散(化学上的一种现象)。他每次这样做,竟然也能拿到高分,有时仅比我少二三分!

临床课由市二医院及各区级医院各科主任担任。记得中医学的课程由南市区的名医席德士等担任。有几位老师上课时有大家风范,如市二医院熊昂主任讲授的骨科学(我记得有一次他给我们介绍当好一名骨科医生的“诀窍”,他说,如果一个病人对骨或关节的某一部位,或是疼痛或是功能受限,有要求改善的强烈诉求,而你有把握开刀帮助他得到改善那怕是一点点,那么这个刀你就值得开),内科的黄继鹒主任讲授的心律失常诊治(黄继鹒老师的严重心律失常的心电图诊断很有造诣,后来我在全国急救人员培训中心工作时专门聘他担任二个全国急救医学培训班严重心律失常诊治的课程),皮肤科的薛幼声主任讲授的皮肤病性病诊治,童寿康老师讲授的神经系统解剖与生理,以及后来讲授的急性颅脑外伤的诊治等,都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眼科的王士廉主任长得人高马大,很魁梧,留过洋,很有气质,讲授眼外伤诊治时说到眼角膜有10层,我至今印象很深。妇产科郑佩华主任在讲授妇产科疾病诊治时画妇女子宫图画得比专业画家还要好。内科的张洪主任是南京人,人长得帅,一口普通话讲得标准又流利,听说拍过电影,板书写得又漂亮,讲神经内科疾病的诊治引人入胜……

临床实习时间较短,仅约5个月,但也学到不少东西。外科实习的带教老师是汤任高主任,他安排大丰农场职工医院外科前来市二医院进修的顾茂德医生(他长期在基层医院外科工作,是我们医大三届医大班的毕业生,人很勤奋上进,毕业统考大内科与大外科双双获得80分以上的优异成绩,他那段时间正准备报考医学院的硕士研究生,一有空就看生物化学等教科书参考书)带教我,并关照徐惠梁医生来自港区,今后碰到外伤机会较多,让他多做些扩创(清创术)。我由于在港区时处理过一些外伤,做过一些清创缝合,动作比较麻利,常常获得顾医生的夸奖。在外科门诊实习时,市二医院外科的陈勇医生(后来成了我班茅善仪同学的先生)带教过我,在儿科实习时由一位胡医生带教我。他们俩比我小一二岁,都是68届高中毕业生,下乡插队几年后被选拔上的医学院普通班。可能他们知道我是医大班的老大哥,对我很客气也很照顾。儿科门诊要上夜班,到了下半夜,胡医生叫我找个地方去打一会儿瞌睡。当然我也很尊重他们。一次我给胡医生看我写在活页纸上的为迎市里统考做的内科100题与外科100题整理的资料,他称赞搞得很好,建议我用细的棉纱绳将活页纸一页页穿起来缚起来,这样就不易丢失。记得市二医院那时有三四个工农兵大学生,医院肖院长文革中遭到冲击解放后刚出来工作不久,他按文革前培养住院医生的做法,叫他们几个全部住医院宿舍,只有周日允许回家。他们这批人也很上进,有空就看专业书,或自学英语,在门诊室一有空就看《Essential English》、《New Concept English》。有空谈论的都是谁这次交了“蘑菇运”,上某大医院进修去了,等等。市二医院地处当年南市区的老城厢,是劳动人民的集聚地,在市二急诊实习时,急诊疾病谱中的主要病种都能碰上。当年医院没有急诊科,是内科和外科排班派医生到急诊室值班。在冬天时夜里急诊室心衰急性肺水肿、急性脑出血、急性服毒自杀等急危重病人经常能碰到。当年还有护士长出身当医生的,以及72级、73级卫校毕业生,她们长期在急诊临床摸爬滚打,处理棘手病人临危不乱、镇定自若,给我留下很深印象。在内科病房实习时我们的带教老师是郑宜甫主任。有2个病例我印象很深。一个是肾病综合症长期蛋白尿女性年轻病人,郑老师用激素治疗,精准调节强的松剂量,最后使蛋白尿得到有效控制。另一个是长期发热的男性中年病人,他是浙江某县城供销社的一名干部。他特别坚强,也特别配合医生的检查和治疗,给他做腰穿、骨穿、抽脑脊液等,他从来不哼一声。收新病人要写大病史,当时全部是手写病例,不像现在是电脑表格式。要写本病史特点,诊断和鉴别诊断。我觉得写大病史收获特别大,写病史特点能提高自己的综合归纳能力,写诊断和鉴别诊断要查许多教科书并梳理思路有助于培养分析能力。每次收新病人我都争着去。可惜实习时间太短,大病史写得还不够多。

在外科病房临床实习时,外科出了一医疗事,主刀医生在给一十二指肠球部溃疡患者施行胃部手术时,因发生严重粘连不慎将门静脉肝动脉与胆总管切断,后为防止大出血阻断肝门血流,再请求瑞金医院专家前来会诊,因阻断肝门血流时间过长,造成患者肝坏死,经全力抢救多日最后终因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在抢救患者的几天里,安排我们实习生在病房值班护理观察病人。我们实习同学也多次在病区医生办公室聆听了瑞金医院外科专家的会诊意见,受益匪浅。这位患者是国棉28厂职工的子弟。市二医院是国棉28厂的劳保医院。当年企业和医院关系很好。28厂组织协助医院做患者家属工作,在不太长的时间内妥善处理好善后工作。28厂党委书记是个中年女性,她特为给医院领导来电,托医院领导带信给外科有关医生,希望有关医生吸取事故教训避免类似事件发生,但千万不要背上太大思想包袱,要保重身体,说:“千万不能就此倒下,还有更多的阶级兄弟姐妹需要你们去治疗,去抢救!”当年工人阶级的博大胸怀溢于言表,令人动容!

在病房实习时听到了有关老院长肖院长的种种传说。肖院长在文革中受到冲击,后不堪忍受迫害跳楼摔成重伤,导致一下肢残废他个子矮矮的长得较胖,走路一一拐,但他有一颗强大的内心。“解放”后重新出来工作后他拼命努力工作要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要加速培养医院人才,要把医院医疗质量搞上去。每天他7点不到到医院就到各科病区转一圈,各病区有多少重病人多少抢救病人多少手术病人他一目了然。肖院长记忆力惊人,门捷列夫元素周期表能倒背如流。有一次在外科病房,那天我也在,正好是叶春霖值班,他问:小叶,你现在小提琴还拉不拉?(小叶喜欢拉小提琴)。外科出事的第二天清晨,手术医生抢救病人忙了一夜,肖院长一句批评的话也没有,只说了一句:“陈医生,您辛苦了!”肖院长的人格魅力可见一斑。

   医大毕业时,我们有一毕业考,主要考内科和外科。后又要参加市里组织的全市七.二一大学医疗专业的统考,也主要考内科和外科(基础和临床内容放在一试卷内)。合格者方可拿到市高教局印制的大专毕业证书。市里统考前,发给我们内科100题复习题和外科100题复习题。我们提前大半年即开始准备这一考试。我买了当时最新一版的实用内科学。有的复习题要参考好几本书。我把内科100题和外科100题都一道道做在活页纸上。内科100题涉及的病种我都全套(定义、病因、病理、临床表现、诊断和鉴别诊断、治疗等,复习题上只要求某一项)整理出来。一种疾病在实用内科学上的表述一般有20-30页,有时还要多些,我整理后写在活页纸上正反面仅2-3页。我当时最后半年正好在各科实习,在急诊实习时经常要上夜班。我在单位宿舍吃好晚饭,就利用上夜班前的一点时间整理一个病种,9点多钟离开宿舍骑车赶往南码头轮渡,在晚十点前赶到医院上夜班,在等轮渡时再把整理的内容看上一二遍。全市统考前一个半月时我把内科100题和外科100题全部做完,加起来有半尺厚。学校给我们大家1个多月时间备考。我与市二医院的卢明、毛善仪、戴莉莉、顾黎丹、李如莺等一起复习。市二医院住院部有一小楼二楼的一间小房间是我们复习的据点,我们经常在那里复习切磋,我们在这房间时,这儿的灯光总是是亮着的,我们嬉称为八角楼的灯光"。起初,这些题目的内容全讲一遍要2天时间,后来熟了,缩短到一天半、一天,最后大半天就能把复习题的内容背一遍。
        我复习迎接市里统考时我夫人正好怀孕赶上临产期。我母亲家在川沙,夫人做月子在我老家方便些,但在川沙医院生产医疗水平又让人不太放心。最后决定在市区医院生产,女儿出生后我叫了一辆出租车把夫人和女儿送到乡下母亲处做月子。我夫人在医院待产室时和打的驶往川沙途中我都在看那内科100题和外科100题,把夫人送回乡下后我就赶回上海与同学们复习迎考。197912月底我顺利通过了市里组织的七.二一大学统考,顺利地拿到了市高教局印制的大专毕业证书。当时的感觉就像打了一大胜仗一样。正好赶上我女儿满月,那年元旦(1980年元旦)我邀上全部男同学和全部市二医院的同学和班长上我家喝满月酒。班长姚碚桢那天说:“你在1979年自己办了二件大事(1979年春节结婚,年底生女儿),最后照样拿到毕业文凭,真不容易!  在此之前,我们全体男生劈硬柴(AA制)在南市区老西门大富贵酒店摆了一桌谢师宴,酒店是陈大为联系的,邀请了王芝灿老师、杨听之老师。

往事如烟。南市区七。二一医大的学习生活距今已有40年了。但至今回忆起来 还是那么真切,那么感人,那么催人奋进!   

                          2017-08-28              

 

浏览 (72)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徐惠梁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文章正文
 
 
 
联系电话:021-54185810
手机电话: 13501720605
邮 箱: xuhuil1947@126.com
网站总监:徐惠梁
 
 
卡通图片
当前位置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自定内容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6 良奕网 技术支持雨宸网络 
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