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俏也不争春——访上海瑞金医院蒋健教授
急救快车    2012-05-04 23:01:22    文字:【】【】【
俏也不争春——访上海瑞金医院蒋健教授 打印

冯丽洁 

       中国急诊医学事业只有短短的二十年,年轻的急诊医生,多不了解这一段发展的历史,蒋健这个名字,我是在翻阅急诊医学书籍和查阅文献资料时频频看到,并不曾想到有一天会面对面访谈,更无从知晓当年蒋健教授为我国急诊医学事业发展所做的铺垫工作。直至前些日子听到王一镗教授对蒋教授的评价,加深了我对他的认识。王老非常认真地说:急诊医学的发展中离不开一个人,他在关键时刻上窜下跳,这个人就是蒋健。作为晚辈引用“上窜下跳”这个词显得不够尊敬,本应避讳,可却找不到另一个更合适的词来表达当时的历史环境下,蒋教授为促成急诊医学学科成立与发展所作的艰辛努力。想必老先生们都会会意含笑。   

       本访谈的主题仍然是对我国急诊医学学科建立历史的回顾。

       蒋健教授:就从你访邵老的文章中所提及我去协和医院参观说起吧。

       自卫生部1984年发的第36号文件规定500张床以上的医院必须成立急诊科,瑞金医院成为上海最早成立急诊科的医院。院领导三番五次动员我到急诊科做主任,当时我已是心内科副教授,到急诊科去好象断了专业发展希望,思想上不乐意,但最终还是去了。院长给的条件是:我愿意到哪个国家考察,去多长时间,由我选。要到急诊工作,首先就得取经。听说北方城市搞得好,我便带人去考察,先去拜访天津王今达教授,看了最早的ICU。第二站是协和医院,当时有人给我介绍了邵老,他已在急诊科做了好几年主任。我拜见了邵老,一谈,非常投机,他的见解给我很多启发教育。几年的工作他深有体会,积累了丰富的急诊临床经验,急诊科小有规模,给急诊医学造就了一个领路人。邵教授对急诊医学有深刻的理解,他坚信急诊医学是新兴学科,有生命力与发展前途,这使我坚定了思想,打消了重回心内科的念头。

       这次拜访,邵老谈了许多对急诊的认识,介绍了国外发展动态,他说急诊医学不是哪一、两个人想建立,别出心裁,也不是某个医生心血来潮,是医学发展的要求,是社会的需求,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交谈后,我对急诊医学有了新鲜感,有了兴趣,但急诊医学的发展方向还比较模糊,我向邵孝鉷教授提出,卫生部下文组建急诊科,发展急诊医学,现在科室是建立了,但什么是急诊医学,应该怎样发展,这些问题必须作出回答,为此,我建议应尽快成立中华医学会急诊分会。邵老表示同意,并让我多出出力。我准备回去后到南方活动,时髦的话叫串连,到兄弟单位串连,把急诊医学事业搞起来。

       为成立急诊分会,必须筹备第一届全国急诊医学学术会议,然后筹建急诊医学学会与创办杂志。回到瑞金医院向领导作了汇报,先提到在上海医院里召开会议。领导当时顾虑急诊条件太差,急诊开在矮平房,非常简陋,召开全国性会议有些难为情,便没有决定。这种情况下我提出:若条件不具备,也不必勉强,我要出去活动,会议肯定要筹备、要开。当时浙江医科大学校长郑澍到瑞金医院参观过,对急诊工作有较深的认识。我想起郑校长,想借用他们学校的条件,院领导同意我的想法。我打电话给郑校长,说明意图,她非常欢迎。当时郑校长、丁德云副校长、江观玉主任三位一起接待我,他们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就促成了1985年在杭州浙医二院召开的“全国城市急诊医学研讨会”。当时条件简陋,招待所刚刚建好,粉刷都没有完成,5月份正是有蚊子的时候,很艰苦,但与会代表热情饱满,不在乎这些。这次会议具有急诊医学发展历史的里程碑意义。会议的主要成果:1、建立了中华医学会急诊分会筹备会,邵孝鉷教授是筹备会主任;2、决定急诊医学分会的挂靠单位:浙医二院,包括办公室、工作人员、财务;3、决定筹建急诊医学杂志。1986年10月,召开了“全国首届急诊医学学术交流会”,地址在上海瑞金医院。会议共收到400篇文章,代表170人。此后,每2年召开一次学术交流会,从未间断过,已经举办过10届,首届、第10届都在上海,下一次(2006年)将在大连。综合这些会议特点,最具代表性意义的是论文数量的变化:首届400篇,第二届800篇(杭州),第三届(1990年重庆)1 600篇,第四届(1992年济南)3 200篇。这个数字反映了急诊人员、队伍量的增加,各医院重视的程度,是有说服力的数字。只从数量讲,急诊科在不断增加,专业学组也分为8个:心肺复苏、院前急救、危重病、中毒、创伤、儿科急救、灾害医学、继续教育。每个专业学组的学术活动与全国的年会交叉进行。

       前面讲的都是急诊医学会筹备会,1987年中华医学会批准正式成立中华医学会急诊医学分会,我们在杭州召开成立大会。邵老连任两届主任委员,第三届主任委员是王一镗教授。这里有个小插曲,王一镗教授本来不认识邵老。1986年,在广州参加陈德昌教授的会议,我认识了王一镗教授,交谈很投机,我想年资高些的专家携手合作,可能更好,就介绍他认识邵老,跟邵老认识后,大家观点更加一致。

       我国的急诊医学大体划分为2个阶段:前10年,着重于普及,用王一镗教授的话说:七分普及,三分提高。后10年,研究开始起步,邵老最早招研究生,第一个学生现在美国从事急诊工作。后来国务院正式批准的急诊医学专业研究生授权点,所有大学的医学院,也挂靠其他专业招来急诊研究生培养。随着急诊医学研究生的培养,一批批的毕业生留在急诊科。急诊医疗、科研及教学观念陆续提出,不断改善、充实,在后10年可以说是从初期普及到提高的阶段。后来会议的论文数量少了,但文章质量明显地提高了,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学术上的普及到提高,进而更着眼于质量、规范。比如院前有了院前急救常规,院内急诊科通过检查也开展了质控工作。上海市最早建立起急诊与ICU质量控制中心。急诊医学专家组成的质控专家组,定期到各医院急诊与ICU进行检查,发现问题及时向卫生局反馈,然后下达指令限期整改,实践证明,质控检查效果很好,成为改进与提高院内急救治疗的很好的尝试。院前急救工作也有相应的进展,北京、海南、广东省的院前急救开展的很有创意,走规范化路子,从普及到提高,到质控、规范,慢慢地提高了。

       北京急诊界做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开展了急诊医生3年培训工作,国外就是这样,这样做又是一件具有阶段性、里程碑意义的事情。

       谈到邵老,应该重点写一笔:中国急诊医学起步时,他是带队人,他从国外考察,最先知道国外的路子,把理念带给我们大家,早期就提到急诊包括:院前急救、院内急诊、ICU三个组成部分,现在急诊分会主任委员江观玉教授完全是一脉相承。我回顾历史,邵老理当是引路人、奠基人。国外在形容对某专业有巨大贡献的人时常用the father,我认为邵老可堪称之,毫不夸张地讲,中国急诊医学之父。当年邵老不回心内科,说明他是一个高尚的人,是有人格魅力的。他认为发展急诊是社会需要,是自己的事业。这绝不是乱推给一个人,是有思想,有内涵的。急诊医学、急救医学的争论至今存在,邵老始终没有动摇过,这个观点确实是正确的。引起争论,不能怪争论的人,学术观点之争是正常的。一个学科的成长,路肯定是曲折的。

       蒋健教授对同时期同事的老专家们多的是肯定,回想他说起邵老时神情激昂的样子,真诚得令人感动,那不仅是对邵老个人的,也包涵着对学术的尊重,对历史的感慨。本次采访是在一次隆重的急危重症医学会议上,蒋教授毫不掩饰对急诊医学蓬勃发展、后继有人的喜悦与自豪之情。“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人生成功的另一方面是思想的彻悟,只求做事,不论功利,这就是急诊医学界前辈们留传下的宝贵财富。

 

       蒋健教授简介:男,1932年生。1959年毕业于上海第二医学院。先后任瑞金医院内科讲师、副教授、主任医师、教授及急诊科主任,是上海最早建立急诊医学专科的带头人,建立了上海最早的急诊医学硕士点,也是全国急诊医学专科学会的发起人与创建人之一。历任学会常委、秘书、副主任委员、复苏专业学组组长、上海急诊学会主任委员。主编著作有《心跳呼吸骤停的复苏》、《心脏血管急诊》、《猝死》、《急诊医学理论与实践》(主译)、《现代急诊内科学》、《现代复苏医学》等六部。在国内发表论文60余篇。1997年曾应邀赴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医学中心进行科研合作,被聘为该校客座教授。现任《中华急诊医学杂志》副主编、《中国急救医学杂志》副主任委员以及《实用内科》、《内科危重病》、《岭南急诊医学》、《中国临床》、《世界医疗器械》等杂志编委及副主编。目前兼任中华急诊医学专科委员会顾问兼心肺脑复苏组组长、卫生部紧急救援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同济大学医学院附属东方医院医学顾问、上海市公立医院医学顾问。

               刊自:世界急危重病医学杂志2006;3(1):1126-1127

浏览 (1611)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文章正文
 
 
 
联系电话:021-54185810
手机电话: 13501720605
邮 箱: xuhuil1947@126.com
网站总监:徐惠梁
 
 
卡通图片
当前位置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自定内容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20 良奕网 技术支持雨宸网络 
访问统计